• <i id="egu1n"></i>
          1.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別策劃

            G7:5G下的物聯網將成為產業基礎設施

            G7的創始人翟學魂表示,人工智能和5G的普及應用將帶來真正的萬物互聯,從而使其成為產業的基礎設施。

            “在我們看來,G7正在做的不僅是物流行業的革新,而是以物流為切入點幫助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幫助物流行業降本增效。”G7的創始人翟學魂告訴我,“人工智能和5G的普及應用將帶來真正的萬物互聯,從而使其成為產業的基礎設施。G7近幾年對于技術的激進投資的自信也來源于此,我們將見到前所未有的物聯網運用場景以及由此帶來的應用革新,這對于所有行業的影響都是極其深遠的。”

            作為物聯網行業最大的獨角獸公司,G7已經在智慧物流行業默默耕耘了近10年。與我們所理解傳統的“三通一達”所代表的物流業不同,G7并非傳統的物流公司,其面向的客戶不是貨物的寄件和收件人,而是涵蓋快遞、化工、大宗商品、汽車、食品等各個行業,其客戶中不乏順豐、京東、蘇寧、亞馬遜、星巴克、華為等業內最優秀的公司。基于行業獨有的物聯網技術平臺,G7向大型的物流企業和數以萬計的車隊提供車隊綜合管理與服務解決方案,覆蓋安全、結算、金融、智能裝備等車隊運營全流程。截至目前,G7服務的客戶已經超過6萬家,連接車輛超過110萬臺,是全球最大的車隊綜合管理服務平臺。

            圖:G7創始人翟學魂

            物流行業的成本究竟高在哪里?

            2017年,美國物流成本占其GDP的比重約為8%,中國則為15%,從數據上看,當下中國的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仍然偏高,且與美國的差距較大。這讓很多享受著“次日達”,“一小時達”的中國消費者感到詫異,“雙十一”都不爆倉了為什么中國的物流成本還是這么高呢?其實單從快遞行業來比較的話,中國的物流無論從效率還是成本上都是比較低的,但是如果拓展到整個物流市場,快遞行業實際上占到整體物流行業比重不到30%,針對于傳統行業的整車物流才是主流。《中國公路貨運市場研究》顯示,中國公路貨運市場規模已超過5萬億,整車則達到了70%。對于整車物流行業來說,其客戶多是大宗商品,汽車,化工等傳統行業,從業的物流公司卻多是小型車隊,因此行業整體信息化程度低,效率低下。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么中國的快遞效率這么高,其他物流效率卻如此之低呢?”翟學魂說,“其實是他們面對的上游客戶不一樣,快遞面對的是電商,電商本來就是一個高度組織化,信息化的產業。而諸如煤炭化工等企業則是由于自身信息化低導致在物流的組織上成本高,效率低。不同的上游企業對于物流的要求是不一樣的,例如快遞行業的首要需求是準點,而食品行業則對貨物的可追溯性要求更高;如何針對上游客戶細分化的需求,提供相應的服務才是最重要的。”翟總提到,國內最著名的水泥制造商海螺水泥是G7的客戶,G7的智能掛車可以幫助客戶全程監視其高標號水泥的裝卸情況,從而保證貨物的完整性。在此之前,海螺水泥需要在全國設立200多個檢查點,雇傭幾千個人逐輛車進行人工檢查。

            如果從單個物流公司來看的話,油耗成本和人員管理成本則占到成本核算的60%以上。從最簡單的車載GPS出發,G7通過近十年在物聯網技術的投資,目前可以檢測油耗,溫度,濕度,輪胎,發動機等近50項指標;在G7上海總部的大屏幕上顯示著其客戶實時的運輸數據,什么時候發動機過熱,什么時候司機打瞌睡,哪一輛車油耗異常等各種信息。110萬輛車,8年的數據積累,讓G7積累了龐大的數據和業內最為先進物聯網技術,從而幫助客戶解決了從成本控制到安全管理各方面的問題。“油耗和安全管理問題的解決,可以將車隊的管理規模從100輛提升到了1000輛甚至更多。”翟學魂說。

            相關數據顯示,G7的物聯網技術服務于貨車保險業務后,把追尾導致的死亡事故數量降低到了原來的六分之一;其路口風險算法上線后,路口風險導致的賠付率的從6.81%降低到2.05%;2018年,G7幫助保險公司把平均賠付率從80%以上降到40%多;目前,G7已經做到了把運輸過程中95%的生產要素物聯網化。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人,司機的安全和司機的管理是物流管理中最困難的問題。目前中國貨車司機的死亡率達到了千分之一,是全世界最高的國家之一。”翟學魂說,“所以我們要做自動駕駛的貨車,這不僅將大大降低油耗,提升安全性,還可以將物流車隊的管理規模進一步擴大,大幅降低成本。” 2018年4月, G7聯合普洛斯和蔚來資本宣布共同出資組建自動駕駛科技公司——嬴徹科技,發力城際運輸L3級自動駕駛技術的開發與場景落地,提供多種模式的自動駕駛運輸資產服務。

            “我們的目標是在2021年底L3級別的車達到量產,G7擁有龐大的數據積累,因此在規模化量產和自動駕駛的算法學習方面將會非常迅速;與此同時,G7通過與物流汽車長期的接觸,對于客戶的核心需求十分了解,幫助主機制造商和零部件廠商理解市場,從而促進L3級別的智能卡車的量產。我們認為自動駕駛商用車將對物流行業具有顛覆性的影響,并且從根本上降低物流公司的成本。”翟學魂說,“我本人對自動駕駛卡車的商業落地深信不疑。”

            G7的護城河與朋友圈

            在翟學魂看來盡管身處于信息化相對落后的物流行業,但G7卻是一家不折不扣的技術公司。而G7在技術方面的巨大投資可以說在整個行業都是非常罕見的,在過去的三年里G7在物聯網技術方面的投資達到了5億美金。“我們認為在未來,物聯網服務將是一個基礎設施不是僅針對某個行業的專業服務。5G和人工智能將帶來新的一輪技術應用的突破,從而成為一種生產力。”翟學魂說,“如果說真有護城河的話,基于大量數據基礎上的可靠的技術創新的大規模應用是G7的核心競爭力。”

            從默默無聞的車載GPS服務到全流程監控,G7目前在中國卡車市場上獲得了近20%的連接率。京東,順豐等頂級物流公司都是他們的客戶,是全球最大的商用車隊管理平臺。去年10月,G7完成了由厚樸投資領投,寬帶資本、智匯基金、晨山資本、道達爾風投、泰合資本參與共計3.2億美元融資,這筆全球物聯網最高金額的融資讓外界對于成立8 年的這家公司廣泛關注。“G7在前幾年對于技術的投入,這幾年慢慢看到了回報,”翟學魂說,“人力成本增長和來自于行業上游更精細的要求,讓物流企業愿意花更多的錢投資在技術方面。在物流行業,只有極少數的企業才能夠做到大規模的技術運營,G7就是其中之一。”

            其次,G7還有著強大的朋友圈資源,這讓他們的業務延展性更強,目前已經涵蓋了軟件服務,智能裝備資產服務,安全保險以及結算服務等多元化的盈利渠道。以G7在今年推出的智能掛車為例,產品剛一上市就占有了新上市掛車的30%的市場份額,得到包括京東,順豐等用戶的追捧。“我們和頂級的汽車控制系統公司威伯科曾經在發動機數據讀取上有合作;他們對于我們的技術能力印象非常深刻,所以威伯科主動找到了我們一起開發智能掛車系統;中集集團是最好的集裝箱制造商,我們和他們一起進行智能掛車的車廂加工。”與產業鏈頂級供應商的強強聯手,讓G7智能掛車不僅能夠實時監測車廂裝載情況,記錄每一次裝卸和貨物重量;并且能夠智能識別并進行接掛、脫掛。針對大型貨車的行駛安全問題,也可以基于大數據與AI算法進行干預。

            與蔚來合作自動駕駛,與國際最大的物流園管理者普洛斯進行園區運營合作,與道達爾,新澳合作進行加油結算服務,G7將產業資源,客戶資源與自身的技術積累深度結合,不斷豐富物聯網服務的內涵。“物聯網不僅僅是技術,而可以應用更為廣泛的全產業場景中。G7在不斷的業務探索中,與最優秀的公司合作,不斷的拓展業務邊界。可以說,我們現在做的一就列業務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際上都很難找到對標的對象。”翟學魂自豪的說。

            “30年前,以GE和霍尼韋爾為代表的美國企業創造了機電一體化技術,從而也創造了新的工業基礎。今天,人工智能和物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讓我們可以將智能設備與數據滲透到行業的每一個環節,我認為這將是第二次重塑整個產業基礎的機會。也許這次,這種顛覆性的企業將會出現在中國,我希望是G7。”翟學魂說。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美女图片